顾墨™

过去我匆忙活在为了一口甜

十面埋伏

啊啊啊啊啊

天气正好:

*写个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奇怪的东西。
*三观不正?反正不是原作设定。
*估计车上的太多,想写艳而不俗但是没那个功夫,我为什么要做那个死!?我为什么要装这个逼??
*想不出题目就打开了陈奕迅大佬的歌单。


*看tag进

苏沐橙提着饭盒站在老房子的门前三长一短的按着门铃,路过的花斑猫大概是觉得这个少女有些奇怪,停了脚步,歪着头看她,又喵的叫了一声,苏沐橙停下按门铃的手,去跟它打招呼。
她笑容还未上扬,破烂的铁闸门挂啦一声被拉了开来,带着无指手套的手从黑暗里伸出来,把她拖了进去。
饭盒掉在了地板上,不知道有没有摔坏。苏沐橙却没有多余的心思管它。被男人单手抓着自己的双手高举过头顶,苏沐橙稍微有些挣扎,手背便在粗糙的墙上磨着。
她倒不是大小姐的命,可偏偏生了个大小姐的底子。这样轻微的摩擦之间,刺痛感传来。
苏沐橙好不容易从剧烈的亲吻之中透出一点空隙,猫叫似的喊了一声。
听不清是痛还是放手。
可到底还是让男人稍微的放开了她。
张佳乐在黑暗里找到那双细手腕,手指微微的抚摸上去,一下下的摩挲着。
这会有点痒了。
苏沐橙受不住的笑了。
于是更加惊涛骇浪的吻朝着她袭来。
被带到沙发上的时候,还稍微的抵抗了一会。
然而没有用,男人固执的把一切喜好都交给了沙发。
又窄又狭小的空间能明确的感受到彼此的存在。
苏沐橙差点摔下去,又被再一次的捞了回来。选择服从的结果就是乖乖的抱住张佳乐的脖子。
很累很难受。
但是被抱的很紧。
最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,又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。
被折腾的七上八下,还要蹭着薄纱窗里透出的月光看一眼这个男人。
看他那么随意皱眉,都似三月刚开的桃花,春色撩人。
“不可以去那里吗?”苏沐橙指了卧室的位置。
张佳乐低头看她。
“不行的,妞。”
苏沐橙挫败的打了个哈欠,比起讨价还价显然她还是选择闭起了眼睛。
张佳乐伸出手指来从蝴蝶骨开始往沿着脊背下探,探到深凹处又重头再来,乐此不疲。
少女想要抬手打断,可惜徒劳无功,只能轻声的哼哼。
便又有亲吻落至发梢。
“快睡,不闹你了。”
男人哪里都不好,倒是信守诺言,的确是没有再闹她。

苏沐橙再醒来的时候,窗外正有鸟鸣,她抬了抬手指揉了揉眼睛,却发现浑身都在酸痛,四肢向大脑传达了十分不满的讯息,她稍微的动了动,还是呲出了声音,身下的男人被惊醒。
“妞?”
张佳乐还未完全苏醒的声音,像是粗糙的沙粒,偏生磨人的很。
苏沐橙哼哼唧唧的想爬起来,越过他的身子去桌台上拿起皮筋,结果手伸到一半就被人拦了下来。
她抬着眼皮看他。
男人嘴里叼着那根皮筋,手已经开始朝着自己的头发伸过来。
他一边抱着自己一边就用修长的手指开始给自己梳理头发。苏沐橙趴在他身上,活像一只被伺候的猫。
左手的手指把黑亮的发丝分成了三股,接着另外一只手环了上来,灵巧的把右边的一股头发搭上中间,左边的头发又重新绕了上来。就这样纠缠环绕,最后皮筋收尾。
张佳乐又从地板上摸了一件衬衫,一只手一只手的帮少女穿了上去。
“妞,抬头。”
苏沐橙仰了仰脖子。
他开始给她系纽扣。
苏沐橙的眼神飘到了远处那盒放了一个晚上的白色塑料盒饭。
幸亏天气变冷,食物过了一夜还不至于太叟,也就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。只不过终究还是白买了。
说不定还能吃?
苏沐橙脑子里冒出了奇怪的想法。
“笑什么。”张佳乐系完纽扣,看她开心问她。
苏沐橙吐了吐舌头,没回答。
他也不生气,起了身,捡了条裤子也套了起来,苏沐橙见他后背一条条伤疤,像是纵横交错的地图。
她伸出手指戳一个问一个来历。
张佳乐老实的回答她。
有的记不清楚了也含糊的应了过去。
直到是指到了腰窝上的一个红印子。他才顿住了。
过了半天,他说。
“你咬的。”
苏沐橙乐的窝在沙发上直笑,笑完又咳嗽了起来。张佳乐回过头来瞪她。她赶紧的捂住了嘴巴,无辜的眨着眼睛看着他。

那个眼神清澈见底。像极了第一次他见到她时候的样子。
无辜的少女误入赌场。
刚起了恻隐之心,才发现自己深陷泥沼。
而她正要开始,大开杀戒。

End

大概两边都是杀手,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的故事。
太适合乐乐了。嘿嘿。





评论

热度(49)

  1. 顾墨™春日在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啊啊